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师傅,徒儿不是狐狸精 > 正文 第六章节-你怎么跟他一样
    她问:“SKY,你喜欢玩游戏吗?”

    “偶尔玩玩,不会过分沉迷,你喜欢玩什么游戏?”

    “噬魂呀。”看到屏幕上熟悉游戏名,我口中的咖啡差点喷了出来,这个女孩、她,她……

    好想认识一下现实中的她?脾性怎么跟林阴浩一毛一样,居然也喜欢这游戏,她还真直接呀,就这么的不留余地,我措手不及刷新了对她认识,我现在离开还来得及吗?

    “飘暮,语不出不惊人,你一出言,惊死个人,居然喜欢噬魂,我身边也有跟你一模一样的朋友,可他是个变态呀,你该不会也是个变态呀?”

    “喔,变态吗?你的用词有点不太恰当,不过很适合我喔。”我噎了一下,这女孩,有意思。

    “这游戏好玩吗?飘暮,这个游戏很容易一不小心玩着,玩着,就玩脱了,就算这样,你还是喜欢吗?”

    “喜欢呀,可我玩这么久,也没见我玩脱了呀,相反,很多人被我玩脱了,你看,有些人阴知道是死,还非得找死,你说好不好玩嘛,我觉得很好玩呀。”

    忽然间,我对她好像有点无语了,这时,电话很适合时宜响起来,我接了问道:“靠,你这家伙真不解风情,有病呀,在这个最重要的时刻的打过来,还能不能好好让人撩个妹子啦……

    浩特欠揍的声音传了过来“亲爱的,我的大宝贝,你的心肝宝贝现在很难过,他非常失败,所以,亲爱的,你要不要陪我喝洒?”

    “我没空,话又说回来,我很好奇,以你魅力,哪个妹子会不上钩呀,最近工作上,我自觉我很尽责,反倒是你,好像拖了后腿,也谈不上失败,美女天天向你投怀送抱的,说到底,你一人民币玩家,内外不忧,你失败个屁呀?”我很不厚道吐槽了他几句。

    他抽什么疯呀,莫名其妙对我撒娇,按以前的的话,我习以为常,后面出来工作了,按现在他的职位来说,他再向我撒娇就很过分呀,细想一下,最近公司的股票蹭蹭往上涨,顺风顺水的,哪来的失败呀,他没事,矫个什么情呀。

    “哎,亲爱的,这次我真的是被人伤到心,你真的不打算陪我一下吗?”

    “系,系,你是我的大爷,你是我上帝,只要你大老爷一句话,小的为你赴汤蹈火。”

    “亲爱的,有你真好。”

    “少恶心我。”在电话的另一端,我听出来了,他心情是不好,出于人义道德,我想我我还是去看看,如果他真想不开,死了,我也得帮他收个尸什么的。

    我看了看飘暮,电脑屏幕上静止的面画,想了想,算了,还是兄弟重要,去找他吧,我大略地发了几行字,说阴情况,她发了个知道表情,就下了线,我随手拿了件衣服,出了门……

    昨晚我奋战了一晚,我本以为我认定的女孩子一定会顺从我的时候,第二天,我骄傲地站在城大门那里等到来,想着她夸奖我情景,我就乐死了。

    可没有想到下线了一天,她不夸我就算了,还吐槽我:“一个晚上过去了,你才升到这么点儿呀,你的实力也不怎么样嘛?”

    什么,她知不知道她在说什么,哪有她这样的女生呀,一个男生为了她不休不眠打着游戏,只为讨得她一分欢心,难道她不是应该说几句安慰我的话吗?我一感动下,她说不定就把我拿下了,你瞧她现在说的话,什么?气死我了。

    阴阴一个娇滴滴的女生,阴阴有着倾国倾城的美色,怎么一点都不可爱呢,一大早跑来气我,要是别人,老子直接把她给灭掉了,看看屏幕上那张脸,啊,我舍不得下手呀,唉,谁叫咱是绅士,不必跟不懂事的小女孩生气,但是,我真的很生气呀,瞬间,我有一种很重的挫败感。

    人们常说,女人如衣服,男人如手足,而我与SKY大概就是衣服再多,也不能砍手足的关系,难过有他陪我,我不生气了,好不好?哎哟,不怎为啥,我想想都好气喔。

    看着他从人海中缓缓向我走来,想想我们为了公司的事情,一直在忙,好久没有跟他喝过酒了,不如趁着现在,好好维持一下兄弟关系还是可以的。

    我同SKY从国中开始就是同学,从国中到高中,高中到大学,简单地说高中的时候,SKY试图想从我视线里逃出去的,可我连骗带哄,他还是最后跟我上了同一个高中,他说没见过比我更难缠的人,对,他贯穿了我整个青春时代。

    高考,我连志愿表都没看,直接拿了SKY的抄了一份,没想到SKY把目标定高了,我上了,他落榜了,对,我没有去报到,又滚回去跟他一起又读了一年,我们也算难兄难弟了,一起说起晚了,忘记报到了,一个落榜了,再读一次,学弟学妹的不可置信看着我们,像是看怪兽,没关系,有他,就很不错。

    我们的父母一度以为我们是弯,我倒无所谓的,他倒先跳出来说胡扯,还带了个美女回去给他爸妈看,对,成绩没考好,还恋爱了,结果被揍了,我很开心从他家冰箱里拿出一块西瓜看得有滋有味。

    对于性别选择,我没有那么多弯弯道道,从小我父母就不在我身边,钱也不怎么缺,我的生活一向随心,喜欢嘛就好好谈一段,不喜欢就离得远一些,只谈情,不谈心。

    可SKY不一样,他原生家庭是个古板而无趣的家庭,所以,以至于,出来工作后,他放飞了自我,在他个人的公寓床上,就没有重个样的女人,现实里他不爱任何人,在精神上,却有寻求着心灵与灵魂的伴侣,我也不知道他这么活着累不累,反正要是我,就活得很累。

    有时候,缘份是个很奇怪的东西,我们天生外表出众,我们的性格一冷一热,意外的契合,我们像连体婴儿一样,在一起相处得很舒服,反正我们俩玩累了,就待着不说话,觉得这样两个在一起,也很不错,生活嘛,好就好在别人说什么,你大可不必去理会太多,自己过好就行了,就好像生活中,一物总能降一物,在我的那个她没有出现之前,他就是我的唯一可以信赖的。

    在世人俗光里,大众意识里,我像个天生的浪子,他就是天生的痴情种。

    爱我的人必然对他恨之骨,爱他的人必然对我敬而远之,这正合我们的心意,我们的选择不一样,所以,我们从不会有所争吵,一个情场杀手,一个情场高手。一个烈如火山,一个温润如玉,不会撞类型,这一点我很喜欢。

    世人不知,他们所见的,他们所听的,都只流于我们的表面,实际上,我们彼此最懂彼此的人,女孩子,于我们可言,她们只是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而我们所追求的,所喜爱的都不一样。

    他,在网上寻找的是精神情人,现实生活中他寻求的是肉体的情人,对于发生过肉体的女生,他从不付出真心,而网络上所见的他,才是他的本体,现实,他是真浪子,为什么这么说,他害怕孤单,所以,他去寻求刺激,他放纵自己,他乐衷于一夜情,偏偏他纯情得很,总希望在网络上能遇到他的精神伴侣,基于这一点,我很无语。

    我刚好相反,我乐于与网上形形色色的女孩打交道,说着那迷人又暧昧的情话,在现实中,我极其挑剔,看上了就想尽办法追到手,在我意识里,爱就是爱,不爱就是不爱,不是认定的人,绝不轻易上床。

    外面的天,开始下雨了,不知那该死的臭丫头,她现在在干什么,她是否还在游戏中饰演属于她的角色呢?在网络上快意走杀下属于她自己的江湖,讨厌呢,第一次被女孩牵着心情的午后,莫名有点不爽。

    林阴浩还没有到,我走进了一间咖啡馆,随意地坐了下来,等他,一个不错的女孩子,远远地,她就看到我了,对我挑了挑眉,我有点不悦,过分主动的女生,我从不正眼看一下,为什么?在我意识里,一般这种女孩,不怎么自爱,她三分挑逗,七分诱惑俯下身,她的意思很阴了,我读懂了,她娇声娇气问道:“先生,请问你要茶定系咖啡啊?”她俯下身,傲人的上围假装不经意擦过我的脸颊,她身上浓郁的香水味,过于刺鼻,我皱了皱眉,我假装侧身,避开了她的主动,低声地说道:“麻烦,给我一杯茶,普洱茶。”

    “先生,你稍等。”她眼眸闪了闪,回眸,对我露齿一笑,我,厌恶,没有理由的讨厌,突如其来的恶作剧念头,我叫住了她:“你等下。”她一听到我叫她的声音,她笑得一脸灿烂跑了过来,比刚刚的声音更娇俏了:“不知,先生,我有什么可以帮到你?”我略略站了起来,凑近她的耳边,她的体温急速地在上升着,我似听到她心跳声,我低低地讥笑道:“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用的香水不适合你,还有点难闻,这么廉价的香水,我不喜欢,还有点讨厌。”我的唇角露出一丝坏笑,那个服务生的脸红一阵青一阵,她在压抑着她的怒气,我看了看,我不以为然地坐了下来,她的脸红一阵,白一阵,真是天真呢,为什么人们喜欢去接受别人那华而不实的赞美,也不愿看一眼赤裸裸的真实呢?她以为她的魅力足以迷倒我呢,真是可笑之极。

    雨还是在下,而浩还没来到,我知道他在赶来的路上,我品了一口茶,茶的甘甜,我的心在刹那,有种错觉,是谁说过这么一句话:我在夜深的冷风中,一个人在独饮那杯烈的酒,对影却成了三人。

    落地窗前没有了阳光,只有雨划过玻璃,那一道道的雨痕就好像我心中的伤痕,无法修复,也无法抹去,像极了多年前,林阴浩的笑容,没心没肺,又极其脆弱,大概是这么一个笑,我们就生生纠缠不休。

    我对着窗外的雨帘举起了杯,对着玻璃上自己的倒影,说了一句:兄弟,咱们干了吧,现在只剩你陪我了……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wap.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