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九孤轶闻 > 第四卷 北境轶事 第十二章 再打三英寨
    牛武被木四伏击战败后,带着残余人马士气低迷的回到了本部营寨,他遣人将事情始末报知了冯贵。

    “贤弟怎会伤得如此重?”冯贵闻讯后邀了马全一起来到牛头寨探望牛武,他见牛武很是虚弱的躺在榻上,关切的询问着。

    “那三英寨的木四武艺精湛,我敌不过,给扎了两个窟窿,本来也没什么,后来逃命途中伤势加剧了,就成这幅德行了,大哥勿忧!”牛武挣扎着说了大致情况。

    “嗯,这三英寨伤我兄弟,此仇算是结下了,三弟且安心休养,我跟大哥准备一番就去灭那三英寨给你雪恨!”马全看着这平时人高马大、活力十足的牛武如今动弹吃力,困卧榻上,他觉得很不是滋味,面带恨怒之色的出言宽慰着。

    “不,一定要等我伤好之后一起去,我要亲自雪耻!”牛武听闻此言,很是不乐意,他奋力挣扎着呼喊着。由于用力过猛,伤口好像又裂开了,包扎的白布上染上了血色。

    “行,三弟不要激动,好好休养,我们等你!”冯贵赶紧握住了牛武的手好言安慰着。

    等到牛武心情平复了,睡着了,嘱咐下人要好生侍候后,冯马二人就离开了牛头寨。

    “大哥,据说那三英寨还在扩营建寨,此时正是进击的时机,如果非要等老三,以他的伤势不休养一两个月怕是难以正常活动,等到那时,人家的寨子怕是初步建好了,易守难攻,我们再去进攻可就麻烦了。”马全在路上向冯贵道出了心中的想法。

    “我也有此意,大不了尽量活捉那三个小子交给三弟亲自发落便是,你我各自回寨点齐人马,三日后进击三英寨!”冯贵自然也认为此时不打后面再打就失了先机,他也决定要趁三英寨还在大兴土木建设的时候打上门去。

    三日后,两寨人马集聚一处,约有五百之数。

    “大哥,从三弟讲述来看,那三英寨的人应该是懂点兵法,我们此番行进应派几个机灵的探子先行探路为好吧!”马全跟冯贵商量着。

    “我也有此意,三弟就是大摇大摆杀上门去吃了暗亏,我们得引以为鉴一路警惕着点,你着手去办吧!”冯贵闻言点头称是。

    一路走去也没什么异样,这二人还是非常谨慎的带队缓慢行进着,深怕像牛武一样中了埋伏着了道。

    就这样行进了两天有余,可算是进入了三英寨的地界了。这一进入敌境,二人更是不敢大意,队伍那是越走越慢了。

    “报,前面没发现什么异样!”一名派出去的探子回来禀报。

    “都有了,继续进军,今日一定要抵达三英寨!”马全听完汇报后高喝一番,跟冯贵带着人马继续行进。

    又行进了十余里,只见前方一票人马早已做好了防卫架势,以逸待劳的等着他们呢。

    木四持枪拍马缓步出阵,傲然道:“我乃三英寨木四,候两位寨主久已!”

    “怎会如此?”马全见状感觉很惊讶,明明派出去的人说前面没什么异样,怎么会被木四突然出现拦在这里。

    “也没什么蹊跷的,尔等行进迟缓,亦步亦趋,我等进兵神速,快如脱兔,两者相合,我等自然可安然在此拦截尔等。对了,押上来!”木四云淡风清的解答了一番,然后挥手让手下押了几个人到阵前,都是马全派出去的探子,看来就是这段时间被抓的。

    “这几人的行踪我早已了如指掌,一直放任他们,不过是为了请尔等入瓮尔!”木四指了指这几个人,向冯马二人气定神闲的说着。

    “哼,就凭你这点人能够作甚?小的们,上!”事已至此,多说无用,冯贵当机立断宣布开战。

    “不好了,后面一票人马出现堵住了大路,啊!”冯贵刚刚说完,后方的一个喽啰就跑来禀报,这喽啰说完就被一箭射中命门,哀嚎一声当场气绝。

    “我乃三英寨葛旦,前来断尔后路,尔等已无路可逃了!”只见后方葛旦带队杀出,截断了冯马等人的后路。

    “咻!咻!咻!”大道两旁的林子不断传来弓箭破空之声,大量的弓矢密集的齐射而出,射得香肉林的喽啰们抱头鼠窜叫苦不迭。

    “不要慌,不要乱,结阵防守!”眼见喽啰们瞎喊乱跑的阵型大乱,冯贵一边舞着兵器抵挡射来的弓失,一边大喊想要安稳军心重组阵型。

    这些喽啰们平时都是一起呼啦啦的跟人乱战,像这样被有组织的埋伏还真是头一遭,此时此景那还听得进别人的呼喊,纷纷自顾自的瞎跑乱窜想要逃离保命。

    “大哥,没用了,这帮杂碎被吓着了,喊不听了,如今只有直取那木四的首级才能振奋军心,挽救颓势了。”马全一语中的惊醒了梦中人。

    “小子,纳命来!”只见顿悟了的冯贵,扔了兵器,飞身跃起,他弃了马,双手变爪,杀向了木四。

    原来这冯贵看似一个干瘦矮小的老儿,实则爪功相当了得。木四抬枪去挡,枪柄都被冯贵一爪抓出了爪痕。冯贵跟个猿猴一样,围绕着木四的坐骑上蹿下跳的不断攻击木四,那是攻得一个水泄不通、连绵不绝。木四身边的喽啰们想要去救,但都被马全拦下轻松干掉了,木四被困在马上施展不开,左支右绌的艰难抵挡,很是狼狈,眼见就要不敌了。

    “二哥,我来助你,快快弃马啊!”白海本来是负责林间埋伏远程打击的,眼见木四的处境,连忙飞身赶来欲上前解围。

    “小子狂妄,当我是死的么?”马全见来人不俗,提刀迎上,跟白海战在了一起。

    而木四这边,由于白海的介入让冯贵一时分了神,木四趁这个机会拍马而起,跃到了地面上,总算是离开了囧境。冯贵不依不饶不继续想要近身搏杀,但先前吃了这个亏的木四怎会乖乖就范,他不断的边舞枪抵挡边变换步伐跟冯贵拉开了距离,他以守为攻使两人渐渐进入了持久战,势均力敌,难分上下。

    白海跟马全的战斗就是另外一番景象了,这马全人高马大,一柄大刀也使得有模有样,刚开始的时候,白海跟他还能打个你来我往,但是二十回合后就感到体力不支,脚步飘忽了。偏偏这马全的招式都是狠劈重砍的比气力,白海就更是感觉疲累不已,难以支撑了。

    “啪!”只见那马全一刀大力劈下,白海勉力举刀抵挡,马全顺势横拍了过去,白海明显无力抵抗了,被拍得踉踉跄跄的大步后退,口吐鲜血。

    “三弟,啊!”木四见状很是担忧的喊了一声,明显分了神,被冯贵一爪抓在臂上,吃了个大亏,他也实在是分身乏术,只得继续跟冯贵周旋。眼见那马全提刀迈向白海,看一样子欲取其性命,木四愤恨不已的跟冯贵越战越疾。

    就在这时,一人策马而来,一刀砍向马全,马全连忙躲过。

    “敢伤我三弟,找死!”来的人自然是葛旦,正当他在后面杀鸡屠狗一般的欺负香肉林喽啰们的时候,蓦然发现他两个兄弟的战况甚是危急,赶紧拍马赶来救下了白海。

    “你来了也好,干掉你们三个,余者自然瓦解!”马全击败了白海,气势大盛,自信满满的叫嚣着一刀劈向葛旦。

    葛旦也不答话,蛮刀迎了上去,双刀拼在了一起像是在比力气,只见马全双手用力的握刀拼劲,额上汗珠直冒,而那葛旦则是单手握刀很是随意的挡着。

    如此,这二人的气力就高下立断了,马全明显不是对手,他眼见不敌,赶紧抽刀回防调整气息。葛旦飞身上前就是一刀劈下,那马全赶紧奋力抬刀抵挡,这一刀劈得他虎口发麻,刀都快脱手了一般。紧接着葛旦又是一刀拍了过去,马全勉力接下。葛旦不依不饶的又是一刀狠狠劈去,马全还是只有挡的份,这次他给劈得双腿打颤,连连后退。

    “哼,不是仗着点气力喜欢劈我三弟么!怎么了,这就招架不住了?”葛旦这时发话了,他冷冷的看着摇摇摆摆站立不稳的马全,言辞间满是讥讽。

    “小,小子猖狂,纳命来!”马全疲惫不堪的喘着气,受此嘲讽脸上有点挂不住,咆哮着举刀劈向葛旦,这一刀明显没了章法和气势,就是在勉力支撑而已。

    葛旦轻轻拨开了这一刀,顺手就一刀拍在马全脸上,马全本来就有点站不住了,又逞强了一番,再被这刀面扇了一个嘴巴,顿时踉踉跄跄的摔倒在地,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葛旦那由得他从容喘气,飞起一脚就踢了过去,将马全踢得昏死当场。

    “二弟!”冯贵眼见马全的惨状,他愤怒不已当即欲撇开木四杀向葛旦。

    “你的对手是我!”木四趁他愤怒乱了心神之际,抓住其一个空档,一枪刺伤了冯贵的右臂,算是报了刚才被抓伤的一箭之仇。而这时,葛旦也赶了上来给木四压阵,虎视眈眈的盯着冯贵,冯贵哪怕是打赢了木四也断无逃离的可能了。

    “罢了,尔等年纪轻轻就武艺过人,老朽佩服,愿降!只求能放过我等的性命。”眼见取胜无望,冯贵也是当即立断的放弃了抵抗,盘膝坐下,言语之中很是苦涩的自顾自话。

    他不自觉的想起了这番话曾经也很是苦涩的对一个武艺高强的黑衣青年说过,从那以后这里就有了天王寨。

    葛旦见状余怒未消的冷哼着大喝道:“哼,伤我三弟,岂能轻饶?”

    “大哥,小弟无妨,此人既然束手愿降,我们给他个机会吧!”这时,白海在喽啰们的搀扶下,踉踉跄跄的过来了,表示自己无碍,对葛旦好言相劝起来。

    “大哥,既然三弟这样说了,咱们目前也缺这种知道内寨详情而且武艺过人的人相助,不如姑且信他一次如何?”木四虽然也恼恨马全伤白海一事,当事人都表示不追究了,他从寨子长远利益来看,能和平纳降这香肉林自然是最好的结果。

    “罢了,三弟都这样说了,我还能说什么?就这样吧!”葛旦本来也不是个粗浮莽汉,见此情形,也就借坡下驴了。

    就这样,在三英寨一步步的细致盘算下,天王寨在外精心分布的拱卫羽翼都被拔除了,基本上算是为三英寨所用了。

    只剩下了黑狮白豹两个亲卫兵一样的营寨在把守着天王寨的最后门户,从目前的形势来看,天王寨的覆灭是在所难免了。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wap.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