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九孤轶闻 > 第四卷 北境轶事 第十三章 熟人
    冯贵投降了,三英寨和香肉林乱战中的人马也随之止息了兵戈,双方握手言和。此役,香肉林出战五百余人,众喽啰战死五十余人,伤百余人,而三英寨出战不过三百余人,死伤不过五十人,三英寨大胜。除了一些逃跑的香肉林喽啰外,当场就有将近三百多人归降了三英寨,更不用说整个香肉林还有几百号留守的人了。

    至此,三英寨手下人马已经破千,在人员数量上已经能跟天王寨平起平坐了,甚至还略胜一筹。三英寨三杰在达成一致收降香肉林后态度客气友善的把冯贵等人请进了三英寨,并安排了人给所有受伤的兄弟治疗,马全更是得到了优待。

    翌日,三英寨议事堂,木四等人休养一天后请了冯贵到堂中议事。

    “冯寨主安坐,饮茶!”木四客气的招呼冯贵坐下喝茶。

    “谢木寨主。”冯贵拱手抱拳还礼后安然坐下。

    木四神情真诚的看着冯贵,语气很是客气的道:“如今我等也算是一家人了,有些事想请教阁下,望指教一二。”

    “败阵降附苟活之人,安敢当寨主如此礼遇,但有所问,冯贵必全力相告,且万勿复称在下为寨主了,今只有三位少年英雄寨主,冯某只当一老仆即可!”冯贵闻言赶紧拱手施礼很是谦虚恭顺的回应着。

    木四见冯贵态度诚恳恭顺,也不再客气,单刀直入的问道:“不知冯老对天王寨详情有几分了解?”

    “这密林之中,除了天王寨和他的狗腿子黑狮白豹外,就我香肉林最了解它了吧。”冯贵眼神空洞的看着远处,看来是在回忆往事,随即他慢慢道出了跟天王寨的纠葛故事。

    那是十年前了,彼时已经是冯贵来到这个地方的第五个年头,这五年间他结识了马全、牛武二人并与这二人凭着过人的武艺干掉了原来的寨主,三人自然的成了这里的土大王。

    这萨玛尔罕原来没有这么多林子的,也只有一个寨子,叫做阎王寨。好几年的时间,冯贵三人在这里打劫边旅,买卖女奴,称王称霸,好不快活。

    直到这一年的那一天,依稀记得是一个有点闷热的热天,冯贵正在自己寨中布置华贵的卧房凉榻上喝着清茶,几个女仆在旁扇扇的扇扇、倒茶的倒茶,很是悠闲惬意的纳着凉。

    忽然寨内传来喧哗打斗的声音,紧接着有喽啰来报有人闯寨,冯贵也不敢耽搁迟疑,赶紧起身奔了出去。

    他来到打斗之处一看,他的喽啰们被几个身手敏捷的人收拾得东逃西窜、哀嚎连连,二弟马全跟一个华族矮子斗在一起,那矮子看来擅使软剑,其招式灵活身手敏捷,显然是依仗蛮力不擅身法的马全之克星,牛武更惨被一个草原莽汉用狼牙棒砸得艰难抵挡嘴角带血。

    这还了得?他赶紧飞身跃起,想要去帮牛武。不料一个看似在观战的华族儒士向他迎了过来,此人一柄铁扇使得滴水不漏、攻守有序,跟冯贵打得难解难分,甚至还要高上一筹。眼看手下一个个不是被击毙就是被制服,冯贵心急如焚,但却无可奈何。

    直到马全牛武双双被擒,冯贵跟儒士的战斗都还没分出结果,两人越战俞勇、越斗越疾的一番缠斗让一个观战的黑衣男子看不下去了,他轻喝了一声:“二弟,退下!”

    这一声令下,儒士立即虚晃一招,飞身后撤。黑衣男子接着负手跃起,迎向了冯贵。冯贵眼见来人如此大意,自然不放过这大好机会,一记杀招冲向黑衣人。不料那黑衣人轻飘飘的就闪过了冯贵这绝杀的一招,紧接着一掌拍出就将冯贵打翻在地。

    此人,轻功高超,内力深厚,绝不是泛泛之辈。

    “我叫郑汛,今取你营寨做尔之主,你可愿降?”黑衣人负手傲立,言语简洁。

    “罢了,你们武艺过人,冯某佩服,愿降。”冯贵自衬难敌,苦涩的认输投降。

    自那时起,这里就有了天王寨。

    “如各位所知,那儒士就是现在的天王寨总巡林郑泽,跟我马全兄弟对战的就是白豹唐双,跟牛武对战的就是黑狮马努也哈。将冯某轻松击败的是天王寨寨主--郑汛! ”冯贵给众人讲完往事后又详细的补充了一番。

    “如此说来,这黑狮白豹也算是平常,郑汛郑泽两兄弟可不好对付呐!”木四听完冯贵的一番话后暗叫不好,他陷入了沉思。

    “看来后面的战斗,以我的能力怕是难有作为了,可恨我为什么这么弱!”白海听了更是心中不是滋味,陷入了烦恼自艾中。

    “嗯,这么说,也就郑汛看来有点棘手,其他也不过尔尔吧!”葛旦可不这么想,他语气镇定从容的出口惊人。

    “大寨主武艺高强,大家有目共睹,可是那郑汛大败冯某是十年前,这十年来此人深居简出,长期闭关,不敢想象他已经将武艺练到什么地步了。”冯贵见葛旦很是小视对手,好心的出言提醒。

    葛旦闻言白了他一眼,冷哼着很是不屑的道:“哼,武艺强弱可不在年纪老少!你个老儿比我二弟年长多少,不也跟我二弟斗得不分上下么,难道你这十年就没练功了?”

    “这,这个嘛!”冯贵被这话说得顿时没了脾气,有点羞怒,场面顿时尴尬至极。

    “冯老武艺高强,木某是佩服的!大哥之言也不无道理,木某也觉得武艺天赋之事不可以年纪长幼定论,也许此人天赋欠缺止步于此了呢?我们还是有胜算的,至少大哥出手以来无不是轻松取胜,深不可测呐!”木四先是圆场给了冯贵台阶下,然后也清晰表达了对葛旦言论的看法。

    “不敢当,老朽只是道出自己所知,至于实际如何,那郑汛已经十年没跟人动过手了,现在怎样我也不知道。”冯贵得了面子,赶紧借坡下驴的顺着说话。

    “所以,孰强孰弱,打过便知,至少那郑泽应该不是我等对手!”葛旦也不再纠缠,他认真的说着。

    木四面带微笑客气的对冯贵言道:“还是要感谢冯老告知我们内里详情,这样,冯老你们养好伤就带本部人马回去,等着我们的消息,时机一到我们一齐杀向里面讨灭三寨,如何?”

    冯贵闻言拱手施礼道:“行,老朽不日后就带着香肉林的兄弟们回去,老夫想办法跟天王寨周旋些时日,望几位寨主早日率人马征讨他天王寨!”

    “报,张明总管报来,在香肉林逃跑的弟兄里发现一个熟人,现在押了过来请几位寨主定夺!”这时,几个小喽啰押着一个人来到议事堂禀报。应该是奉命带队抓捕逃亡香肉林喽啰的张明等人派来的。

    “哟,真是熟人!”木四一见被绑来的人顿时乐了。

    “哈哈,是这老小子!”葛旦也大笑不止。

    “噗!”正喝了一口茶的白海情不自禁的将茶喷出。

    “咦,这好像是我二弟营寨的一个小头目,几位寨主认识?”冯贵也好奇的打量了一下来人,发现有点面熟,好像是马全手下,就疑惑的出言探问。

    “王建,王寨主,当日不告而别后,你别来无恙啊!”木四勉强止住了笑,语言间很是玩味的跟这人打了个招呼。

    原来这被押来的人是当日不战而逃的王建,可真是所谓的山水有相逢呐,居然又戏剧化的出现在了三英寨三杰面前。

    “哈哈,你这老小子当初跟个受惊的小鹿一样拔腿就跑,我还以为你已经撒丫子跑到海角天边了呐,何故至此啊?”葛旦面带戏谑之色讥讽的嘲笑着。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呐!”白海觉得此人种种境遇也算可怜,他叹息的摇摇头。

    “王建?可是那快活林的王建?”三人一席话,惊醒梦中人,冯贵一直就寻思在哪里见过这人,原来是快活林的寨主王建,应该是打过一两次交道,怪不得觉得面熟,所以才一下就记住了在马全营寨中有这么一张脸。

    “三位寨主恕罪,我等兄弟定无成心收容王建此人的心思,定是这厮隐姓埋名混进了我二弟的营寨,望三位寨主明查!”看来这冯贵是听过三英寨打着追讨王建杨虎等人的旗号灭了外四寨这件事的,他赶紧下跪,言语间急切的想要撇清跟王建的关系。

    “冯老不必如此,这件事我等自有计较。”木四赶紧上前扶起冯贵出言安抚着。

    白海顺势将矛头指向王建,高声喝问道:“王建,事到如今,你有什么话说?”

    那王建被五花大绑着,衣衫破烂,血污满身,显然是受了伤,他此刻头发松乱,耷拉着脑袋,一副倒霉相。他一直颤抖着静听三人对他的嘲笑讥讽以及冯贵像避瘟神一样的想要跟他撇清关系的话语,直到被白海这一大声喝问,所有的过往瞬间涌上心头,种种的憎恨、心酸、难过、后悔、怨怒等等情绪都在心头间杂着,撕扯着,煎熬着,他终于止住了颤抖,强自定了定心神,双眼死死的望着葛木白三人,千言万语涌动嘴边成了一句来自灵魂深处的呐喊:

    “我,我,我真的没有指使杨虎他们啊!”

    喊完,王建面带悲戚,他情不自禁的嚎啕大哭,看上去委屈极了。

    葛木白三人见状,顿时呆若木鸡。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wap.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