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致十五年后的你 > 作品正文卷 第四章 求情
    “我没能成为检察官吗。”像是自问自答,江笑笑满目的失落。

    从小到大的理想,为之奋斗的目标,最终竟只是遥不可及的梦。

    头重重地落回枕头上,江笑笑怔怔地看着明晃晃的天花板发呆。

    显然,未能实现愿望远比莫名穿越的打击要来得猛烈些。

    见状,盛阳眼睛微眯,似乎明白了什么,眉间的“川”字更深了些。

    啪!

    床板突然一响!

    惊得盛阳收回思绪,朝始作俑者看去。

    江笑笑却是一脸的迫切,大声疾呼。

    “不对!不对!叔、叔、叔……”

    闻言,盛阳不悦地蹙起了眉头,好看的凤眼堆满了怨气,嘴皮子还不住地抽搐。

    偏偏江笑笑是个没眼力劲儿的,继续道,“叔,就算我不是检察官,但也肯定不会助纣为虐!这里面绝对有问题!嘶~”说得激动,又扯了下伤口。

    见她一脸痛色,盛阳跟弹簧似的站起身来,转瞬之间眼中只有关切。

    “小心。”前车之鉴,只能左右探头看了下,见没事儿便只剩无奈地叹气。

    可江笑笑实在是憋不住,“叔,这里面肯定有问题,麻烦你帮忙把床摇一下,你再给我讲讲,我给你梳理梳理……”

    “……”

    “叔,‘善良正直、勇敢无畏、锄奸惩恶’是我毕生格言,老太太这事儿铁定有隐情。”

    江笑笑哇啦哇啦的申诉着,忽然之间视野中/出现亮亮的手机屏幕。

    “三点了。”盛阳面无表情地把手机揣回兜里,带着浓浓的倦意提醒,“刚才说的,都是我所知道的资料。你若觉得事有出入,就养好伤出院自己查。

    “现在,睡觉!”

    说完,盛阳倒回陪护床,十分刻意地蜷缩着背身而眠。

    而他忽然严厉的命令口吻着实是把江笑笑吓了一跳。

    无可奈何的她也只能乖乖听话,闭上嘴,安静地睁着眼细细回想这几天在2021和2036发生的一切。

    不过,她确实太累了,没一会儿睡意便侵袭而来。

    当感觉要彻底失去意识的那一刹那,如雷的鼾声降临。

    “……”

    睡个屁!

    所以,为了能尽快出院,第二天江笑笑挂着厚厚的黑眼圈,请求盛阳不要再陪夜了。

    盛阳原是应下了,一大早给江笑笑买了早饭,留了个新手机后就自个儿去上班了。

    但,盛阳前脚一走,就来了不速之客。

    彼时,江笑笑正端着碗喝粥,点评着2036的食物味道,直愣愣地看着突然闯入的两人,不明所以。

    一个头发花白稀疏身材干瘦佝偻的老大爷,一个衣着朴素眼睛红肿的年轻姑娘。

    进门口,一见江笑笑老人家就咚的一声跪下了。

    显然,边上的年轻女子同江笑笑一样也被惊着了。

    她拉了拉自己的父亲,拗不过,干脆自己也陪着跪了下来。

    江笑笑自觉受不得,着急忙慌的放下碗筷,想要下床搀扶。

    却因为伤口,哪样都没做好,只能捂着痛处,抬手示意对方赶紧起身。

    “江律师我老伴儿人她人糊涂了,做啥事儿她自个儿都没弄明白。你大人大量,别跟老婆子计较,这大把年纪的关在那里头三五十年的,都不晓得以后是我接她的灰,还是她来看我的坟。江律师只要你不计较,这次老婆子一出来我就带着她搬走,再也不会让你在江城看见我们了……”

    “……”

    “江律师,只要你不追究我妈刑事责任,我当牛做马任你差遣。求你了,求你了!”

    说着,女孩儿重重地磕下头。

    “……”话里,江笑笑一下子就猜到了两人的身份。

    她想要回答他们,可豆大的冷汗不断地从额头沁出,伤口的疼痛硬是让她没有开口的力气。

    父女俩的举动自然很快招来了围观。

    因为江笑笑的伤势,医生护士也是鱼贯而入,一边重新上药包扎伤口,一边劝诫着父女赶紧离开。

    可急于救家人的父女哪里肯,任谁都说不动。

    无奈之下,准备叫保安。

    “等等。”缓过劲儿来的江笑笑赶紧叫住要出门的护士。

    她微微侧了侧上半身,看向那对父女,“我不会追究的,你们回去吧。”

    “……”父女俩面面相觑。

    女儿眼神戚戚,不甚确定地小心询问,“真的吗?江律师,您真的不会追究我妈吗?”

    江笑笑合着眼微微点了点头。

    得了肯定的父女,千恩万谢地作着揖半推半就的退出了病房。

    医生见江笑笑痛得厉害,给了止疼药。

    因为一夜无眠加之药效,江笑笑房间重新恢复安静后就开始闭目休息。

    然而,也不过片刻,房门又被无情的推开了。

    盛阳应当是得了医院的通知,半途折返了。

    可是急切需要睡眠的江笑笑真真是生无可恋,怨气爆发道,“我求你们2036的祖宗们,能不能让我好好睡个觉啊……说不准我好好的睡一觉就能回到我亲爱的热爱的2021,告别这该死的2036!我特么见了鬼了,怎么就摊上这么些事儿了呢!”

    瞅着这中气十足的样子,盛阳判定江笑笑基本无大碍。

    松了口气。

    站在床尾,两手叠搭在床杆上,单腿一弯,不羁味儿足足的。

    他飞扬着眼角,朝一脸怒容地江笑笑怒了努嘴,径直地问道,“听说,你不打算追究?”

    “啊?”话题跳跃得有点快,江笑笑顿了一下,紧接着一副理所当然地模样反问,“人家那么大岁数,我好意思把老太太往监狱里送么。难不成2036已经不兴尊老爱幼了?”

    闻言,盛阳挑起眉梢,不置可否。

    又跳了个话题。

    “听说早饭全洒了,我再去给你买点吧。”

    “不用。”

    “不饿么?”

    “我困。”

    “行。我让医院安排保安在你门口守着吧。”

    “随便!”

    “下次有事儿,你先给我打电话,我把号码已经存进手机了。”

    “昂,知道啦~”

    “那你还需要什么吗?”

    “睡觉、睡觉、睡觉!”仗着药效的功夫,江笑笑撑起半个身子,怒瞪毫无眼力劲儿的老男人,“我想睡觉,想安静的睡觉,可以不!”

    面对这只炸毛的小猫儿。

    这一次,盛阳终于沉默了,他微微挑起嘴角的点点头,摆了摆手走出病房带上门。

    一觉,天荒地老。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wap.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