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诡道之主 > 饿鬼 第一九八章 吃席不闲死人多,饿疯了的大鬼(10k)
    天火加上龙鲸油,引燃的熊熊烈焰,持续燃烧了三天,才在众人的努力下扑灭。

    说是扑灭,其实也不能算。

    只是因为附近已经没有可以引燃的东西,三天时间,已经将琅琊院的一座书库被烧成了废墟。

    三天时间,程净哪也没去,全程都在这里盯着。

    他不敢走,他怕走了,可能就会出现,谁一个不小心,让火势蔓延到其他地方。

    琅琊院的书库,几乎每隔一些年,都会修缮一下,然后隔个几百年,可能就会新修一座新的书库。

    不止是因为原来的书库放不下了,更是为了保险。

    若是他们愿意,甚至可以直接炼化一座福地入建筑之中,当做一座新的书库。

    保证一座书库,几乎就能囊括琅琊院内所有的藏书。

    很早之前,他们的确有这种想法,只是后来出过一次事,整个书库被毁,那一次损失惨重。

    他们便学会了,不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

    哪怕绝大部分的书,都是可以复制的。

    可还有很大数量的书、玉简、竹简、金箔、玉册等等,都是只能复制出内容,其内真意没法复制出来的。

    那些蕴含极强真意的典籍,被毁了,那就真的没了。

    从此之后,可能都没人能将一个法门,修行到曾经的最高境界。

    修行出了岔子,很多时候,就是捡了一本看起来很好的典籍,但是其内要么没真意,要么真意本身就是错的,能不出岔子才怪。

    程净静静的站在这座书库的废墟前,面沉似水,身后有一个琅琊院的人,正在汇报情况。

    “已经查清楚了,是一个学子,最近不知在哪个犄角旮旯里找到一门秘法,可以趁着月色,牵引蕴养出一朵灵火。

    然后他不知为何,引出了一丝天火,引火烧身,在第一时间便被烧死。

    至于龙鲸油,应当是五年前,采购得来的,有一部分对不上数了。

    按照记录,那一部分,是已经伏诛的张院首拿走了……”

    “呵,把黑锅让一个死人去背,真是一点脸都不要了。”程净忍不住冷笑出声。

    周围忙活的人,全部都噤若寒蝉,都装作没有听到。

    那位姓张的院首,便是此前被程净击杀的那个出头鸟倒霉蛋。

    其他人明显都看出来,程净手里肯定已经拿到明确的证据,只是还留了点颜面而已,当时都没敢再说什么。

    就那个家伙,激的程净杀心大起,当场将其击杀,直接撕破脸。

    可惜,这家伙死了也落不下一个好,现在还被人甩锅。

    “你继续说。”程净看了一眼旁边低着头,不敢说话的家伙,让他继续说。

    “龙鲸油的来源,不太好查,因为按照记录,张院首曾经已经基本用完,剩下的那部分,也消失不见了。

    那位学子,更没法查,因为他就是前几天,在整理书库的时候,才找到的那本书。

    的确是有这本书,原本已经找到,根本不在这座书库之中。

    那本到底是什么,谁也不知道了,已经被烧毁。”

    汇报的人微微一顿,压低了声音。

    “至于去借法宝回溯,宋大人也传来话,此地被龙鲸油加天火烧毁,怕是连残留的气息都被烧成了虚无。

    任何神朝法宝,都绝无可能再找到什么了,只能靠人去追查。”

    “那就去查,龙鲸油,谁用的,用在什么地方,所有的细节全部都要对上。

    消失的龙鲸油,谁负责掌管的,谁带走的,一点一点查。

    还有谁去过这座书库,有可能偷偷放的那本书,都查。”

    “程院首,书库这个查不了,连记录都被烧毁了,若是没有记录,这些天进进出出这个书库的人,少说也有数千个……”

    程净深吸一口气,面色更加阴沉。

    下手的人,肯定就是琅琊院里的人,绝对没错。

    而且就专门挑的这个时间,正好是重新整理书库,分门别类,开始了好几天之后,从书籍,到人员,都是最混乱的时候,一把火烧了这里。

    “整理书库的事,全面暂停了,就去给我按照总名录,一本一本的对。

    整个书库被烧毁的名录,尽快整理出来。”

    他迈步进入废墟之后,亲自去寻找,看看还能不能找到没被烧毁的东西。

    一个时辰之后,程净走出了废墟,对旁边的人叮嘱了一句。

    “废墟里的东西,一样都不准少,也不准带走。”

    幕后的人,不但时机挑的好,下手的人,就是个普通学子,再怎么查估计都没问题。

    牵出来背锅的人,也是个死人。

    目前来看,就是一个死胡同。

    那他就只能从最根本的地方下手了。

    当夜,这座书库因为重新整理书库的事,已经没有继续对人开放了。

    晚上里面一个来看书找书的人都没有,那便不可能是要对某人下手。

    只能是要烧书。

    找到他们要烧的是什么书再说。

    回到了办公的高楼里,程净看着已经在这里等候的几位院首。

    “有个事,需要有劳诸位了。”

    “程院首尽管说。”说话的院首,皮肤黝黑,很是壮硕,眼中此刻也冒着寒光。

    在琅琊院,故意损毁典籍,都是大过,更别说烧了一座书库。

    里面不知道有多少人的心血在。

    “对照总目录,排查出来被烧毁的到底都有什么,这个尽快进行。

    还有,查清楚近三年,不,五年内,每一座书库,所有的访借记录。

    这个东西,都会汇总的,每一座书库留下的只是存档,肯定会有。”

    “这恐怕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信息吧?每一座书库,每天的访借记录,都可能牵扯到数千人,从学子到教习、博士,整个琅琊院的人,都会在里面。

    若是所有的书库,都要加上,这……”

    “麻烦也要做。”程净很是坚持。

    他当然知道,那数据会极为庞大而且繁琐。

    但是,越是如此,就越要去整理,去一点一点的查。

    那背后做这些事的人,一定就藏在这片庞大繁琐的记录里。

    一定会有蛛丝马迹,就看他们能不能发现了。

    等人都走了,程净坐在这里,鉴真的身形,无声无息的在一张椅子上浮现。

    他看着程净那一步不退,眼中蕴含杀机的样子,暗叹一声。

    以前他还会劝劝程净,想要整顿琅琊院的心是没错的,只是能不能别这么大杀气。

    可现在,他连自己都劝不住了。

    暴露出来的问题越来越多,如今在琅琊院最重视的书库,都敢烧了。

    说句不好听的,在不少院首心里,那一座座书库,可能比那些学子的命都重要。

    “我要杀人了,你要劝我么?”程净直勾勾的盯着鉴真。

    “不,我不拦你,也不劝你,你之前说得对,是需要流血来铺路。”

    “之前有些话我没说,想要在那么短的时间,点燃整座书库,是需要提前做布置的。

    那就必须调走石俑傀儡,有资格调走石俑傀儡的人,就只有院首。

    我想知道,是谁调走的石俑傀儡,为什么调走。”

    “好,这件事我来办。”鉴真点了点头,应了下来。

    程净这是在给他面子,让他去办,起码程净不会忍不住去杀人。

    杀机一动,想要在压下去,那就难了。

    “要是那位还在,这件事恐怕也不会这般艰难。”程净低声自语。

    “他若是在,蜍叶也没闭关,这次的事,的确会容易不少。

    仅仅全部整理,按照总目录对照,这么多人手,恐怕也需要数年的时间。

    而且,还不能保证中间是不是会漏掉东西。

    他若是还活着,仅凭一人,怕是三个月之内,就能整理出来一份分毫不差的缺失目录。

    甚至连那些被烧毁的书籍里,到底说的是什么,恐怕都能说出来一二。”

    鉴真叹了口气,神情颇有一些复杂。

    程净的眼神更加复杂,他的内心里满是矛盾。

    “所以,当年的事,我必须要查清楚,为什么,谁做的。

    若非琅琊院内部出了问题,有琅琊院的人出手,我不信他会陨落了。

    你知道,我仅仅只是查到一点点蛛丝马迹,我竟然会生出一种不敢往下查的想法。

    我是真怕,万一查出来点什么,等到蜍叶也知道了,他会直接离开琅琊院。

    这些日子,我知道了很多有关大兑的事情。

    一个神朝尚且如此,更何况琅琊院。

    这让我更加坚定了我的想法,哪怕血流成河,我也不能手软,绝对不能任由其发展下去。

    再这么下去,等到我们察觉到琅琊院快完的时候,便真的无力回天了。”

    “你查到了点什么?”鉴真的神色略有些凝重。

    “我查到一点蛛丝马迹,再结合这些年琅琊院如今的情况,我推测,他可能是陨落于……琅琊院里某人,不,是某些人之手。”程净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就忍不住痛苦的闭上眼睛。

    因为以当年那位的学识,还有护道人在。

    想要让他死的不明不白,那就绝对不是琅琊院里的某个人能做到的。

    必须是好几个人,不但要有足够的实力,还要从行踪到布局,配合的极为完美,才能让他死的不明不白。

    毕竟哪怕没有入道,可是那可怕的积累,若是一口气爆发出来,在短时间内所能拥有的实力,是绝无可能死的无声无息。

    程净的话还没说完,鉴真便打断了他的话。

    “别瞎想了,也不要随便推测。”

    俩人一起沉默。

    其实,他们都心知肚明,锦衣卫都查不出来什么,肯定是有原因的。

    再加上他们现在也知道了一些东厂的事。

    所以,过去这么多年了,朝廷还查不到有价值的线索,那大概率只剩下一个可能了。

    这事,当年就有锦衣卫或者东厂去参与。

    他们之间聊起这个事,到这里就到头了,剩下的无凭无据,都是不能说出口的。

    沉默良久之后,程净拱了拱手。

    “追查的事,就有劳了。”

    “这也是我的事,是我们所有人的事。”鉴真郑重的回了一句,这是态度。

    琅琊院内,风起云涌。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宋承越自然要问候一下,问问需不需要帮忙什么的。

    虽然他知道,琅琊院是肯定不会让锦衣卫的人进去查案,可人家让不让那是人家的事,他问不问就是他的问题。

    程净虽然说了不用,宋承越却还是尝试着在琅琊院之外,帮他们找找线索。

    这件事,乾皇也亲自过问了一下,让宋承越能帮什么就帮,但是不要越线,不要进琅琊院。

    琅琊院内部的事,便是乾皇,也不会直接插手。

    顶多是当个甲方,给拨了经费,提个要求,甚至大多数时候,他连要求都不会提。

    琅琊院有什么成果,就拿给他看看,能用了就用,不能用了拉倒。

    锦衣卫衙门里,宋承越闭目养神,实则进入了七楼戒指,他正在七楼戒指里,跟余子清吹水。

    话题,自然是琅琊院的事情和大离最近的动作。

    片刻之后,宋承越睁开眼睛,心满意足。

    女儿开始慢慢打开了心结,儿子这个月只挨了五顿打。

    大离的动作也跟其他势力没什么关系,只是深渊里的妖魔,正在攻打深渊裂缝。

    按照以往的经验,这些妖魔,要么是得了失心疯,要么就是数量太多,送出来些炮灰淘汰掉。

    另一边,余子清睁开眼睛,也是心满意足。

    大乾朝廷一直在看戏,谁想到,大乾朝廷内最近也不太平。

    因为大兑的事,基本已经板上钉钉,再过个一百年,或者几百年,就可以归来,开十阶之路。

    所以,大乾的太子和那几个皇子,闹腾的更凶了。

    乾皇是肯定要冲击十阶的,届时必然会有一段时间长期闭关,到时候基本上就是确定,谁能继位了。

    大乾太子也好,那几个夺嫡的皇子也好,都不可能到时候临时抱佛脚。

    所以,情况就变成了,天灾变少,下面明显有蒸蒸日上的感觉,可朝廷内却闹腾个不休,琅琊院也不太平,书库都被人烧了一座。

    余子清笑的有些幸灾乐祸。

    早看那些等着吃现成的家伙不爽了。

    站起身,余子清晃晃悠悠的去找老羊,分享刚得到的情报。

    把最近发生的事,跟老羊说了一遍。

    说到大乾朝廷的时候,他还在笑,只是说到一座书库被烧,老羊便收敛了笑容。

    “被烧了一座?哪座?”

    “听说是因为最近在整理书库,重新分门别类。

    我估计是因为之前的事情,让他们开始收紧借阅政策了。

    所以,被烧的那一座,到底损失了什么,到现在还不确定。”

    老羊眉头一皱。

    “有人故意要毁掉一部分东西,还不想让人知道被会毁掉了什么。”

    “很显然啊。”

    “一整座书库被烧掉,纵然他们后面能查到被烧掉的都有什么。

    可一整座书库的庞大容量,他们也没法查到放火之人的具体目标是什么。”

    “我也知道,他们也知道,老羊,你到底想说什么?”余子清有些纳闷。

    老羊沉思了一下,对余子清道。

    “有机会的话,拿到被烧毁的典籍目录,还有,拿到以前的备份总目录,如今这个情况,想要拿到这些,应该有一点机会了。”

    “你要帮他们?”

    “不,我肯定不能帮他们,我若是帮他们,立刻就会有人知道,我没死。

    我只是自己想知道。

    而且,我觉这次琅琊院的一座书库被烧毁,可能跟我也有关系。

    跟我身上的缄言神咒也有关系。

    只是因为琅琊化身术之类的事情,实在是没必要去趁机烧毁一座书库。

    你不是琅琊院的人,不知道琅琊院的院首,对书库的感情。

    无论心性如何,纵然是那位已经死掉的吴院首,也肯定干不出来这种事。

    放火的人,绝对不是任何一个院首。

    这一把火,便是毁自己的道。

    我之前就在猜测,琅琊书库,包罗万象,纵然我中了缄言神咒。

    那琅琊书库里,也绝对不可能什么都没有留下。

    如今,我便愈发确定。

    本来什么都不做,被找出来的概率都极小,琅琊书库的存书实在是太多了。

    如今有人宁愿冒险去做,表面上看,似乎是个昏招。

    那只说明一件事,他们宁愿去暴露点东西,去毁掉一些东西。

    也不愿意去赌那些东西被人发现的可能,或者是从那些东西发现别的事情的可能。

    你记住了,我只是想知道,不是要帮他们。”

    “我懂,拿不到我也不会勉强的。”余子清缓缓的点了点头。

    本来是看热闹不嫌事大,吃席不嫌死人多。

    不过,老羊都说,这里面肯定会牵扯到他。

    那余子清的心态就有点不一样了。

    所以,既要知道,又不能暴露老羊。

    以后者优先,哪怕拿不到名录,也不能暴露老羊。

    实在是老羊的学识和见识本身,就是最明显的特征。

    把整个琅琊书库的书,全部过一遍,拥有这种特征的人,以前有没有,余子清不确定。

    不过,当世之中,的确只有老羊一个人。

    只要拿到名录,很快就能对比出来,被烧毁了什么。

    因为有缄言神咒在身,也只需要扫一遍被烧毁的名录,立刻就能知道。

    这事跟他有没有关系。

    若是没有激发缄言神咒,那就是没关系。

    若是激发了缄言神咒,便能确定,烧毁典籍这件事,跟他有密切关系。

    只要拿到名录,这个过程,对于老羊来说,可能连三天都用不了。

    而这么短的时间,普天之下,只有老羊能做到这件事。

    余子清想到这,心里一个咯噔,看向老羊。

    “你说,有没有这么一种可能。

    烧毁一座书库的人,就是为了知道你是不是还活着?

    你若是拿到名录,多久能判断出来,放火之人要烧毁的是什么?”

    “难的只是无一遗漏的整理出来名录,如果是有名录,一天之内我就能确定。”

    “那有没有一种可能,在你知道的瞬间,对方就会知道,有人知道了。”

    “不……”老羊眉头一蹙,沉吟了片刻:“不能排除这个可能。”

    “所以,普天之下,只有你有这个本事,对方根本不用知道是谁,就可以确定是你,你还活着。”

    “……”

    老羊沉默了,他的确没法完全排除这种可能。

    余子清果断起身。

    “这件事,你不要过问了,至少几年之内,你都不要过问这件事了。

    我拿到名录也不会给你看的,你就当不知道这件事。

    在外人看来,你死的蹊跷,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若是我,我也不信你会就这么死了。

    幸好之前就已经让你诈死了,而且还是死在封印里。

    不然我们锦岚山里,藏着一个学识极高的家伙,你肯定在怀疑名录上。”

    余子清转身就走,不再跟老羊在这件事上多说什么。

    这世上,有很多奇妙的神通秘法,余子清不能去赌。

    现在想想,当初让老羊顺势诈死,本来只是想找个找事的借口。

    如今看来,这件事到现在还有好处。

    起码提前很久,就把老羊的嫌疑给洗脱了。

    身份可以作假,身型样貌,甚至种族,境界都可以作假,唯独学识的积累,是做不了假的。

    你会就是会,不会就是不会。

    懂就是懂,不懂就是不懂。

    不懂装懂,很容易被拆穿,知识的广度和深度,有时候只需要几句话,就能有一个大概的判断。

    老羊出门没几次,可是他学识积累极广极深的事,就已经有不少人知道了。

    他出手的次数不多,可是只要出手,肯定也会有一些根深蒂固,已经化作本能的习惯,会不经意间展现出来。

    以己度人,余子清自己要是想找这么一个人物。

    也会死抓着学识这一点,先去把范围缩小到一个极小的范围。

    毕竟,整个世界,能被当做怀疑对象的,都没多少人。

    若是余子清是外面的人,想要找当年琅琊院的那位人形书库,老羊绝对就是他的重点怀疑目标。

    幸好,老羊“死”了。

    死的还没太大疑点,生见人了,死见尸了。

    从老羊做研究的地方走出来,余子清便开始琢磨,要开始提前做准备了。

    以他以往的经验来看,当他怀疑一件事,会让不好的方向发展时,那最终就一定会往这边发展。

    哪怕不是专门针对,那也一定会被带上。

    所以,他现在就要开始琢磨琢磨,若是有朝一日,老羊的身份暴露了,该怎么办。

    思来想去,又回归到原点。

    还是实力。

    要是锦岚山现在就有两个或者三个十阶坐镇,什么暴露不暴露,那都是小问题。

    到时候就不是谁来找他们麻烦,而是他们去找别人麻烦。

    余子清从山内走出来,前往槐树林。

    钟守正还在原地,气息晦涩低迷,面若金纸,肉身孱弱之极。

    就钟守正现在的样子,里长一只手就能将他按死。

    换躯壳所带来的伤害,可不像他说的那般简单。

    至少目前看起来,一点都不比元神被撕裂的伤害低。

    这家伙也是个狠人啊,躯壳说换就换,连犹豫都没有。

    似是感应到余子清来到,钟守正睁开眼睛,眼中的神采暗淡,双目像是个没戴眼镜的高度近视,有些空洞无神。

    “前辈如何了?可还需要什么天材地宝?”

    “我好多了,不用了,托你的福,我手里还有好几株天材地宝,应该足够我恢复了。

    我只是因为元神撕裂才刚恢复没多久,便又换了躯壳,元神有些不稳。

    需要潜修,慢慢恢复,此地气息,倒是挺适合炼神修士修行的。

    我恐怕还要借地恢复很长一段时间了。”

    “这都是小事,前辈尽管潜修,我只是想问问,前辈抵达这里,应该无人知道吧?”

    “我若是不想让人知道,没人能知道我在哪。”说到这,钟守正面色忽然想到了之前:“现在应该不可能有人知道了。”

    “前辈尽管潜修,其余之事,什么都不用管。”

    余子清放心了不少。

    毕竟,当年老羊死的时候,见证人就是钟守正。

    钟守正当时肯定也跟其他人说了,他亲眼所见,亲自验证过了,老羊就是死了。

    所以,保险起见,不能让人知道钟守正现在在锦岚山。

    不然的话,当年的话,可信度就会打折扣。

    跟钟守正聊了几句,余子清又去找到自在天,问了问同样的问题。

    自在天老老实实回答。

    那个左自在天,只是一个天魔,肯定不会没事干了,去告诉别人他的行踪,或者钟守正的行踪。

    这事肯定没人知道。

    余子清放心不少,至少暂时肯定没问题了。

    回到自己的小楼,余子清闭上眼睛,阴神睁开了眼睛。

    看着阴神越来越小的肚皮,哪怕不靠沉睡来加速消化,再考虑到越是到最后,消化的反而越慢。

    余子清思来想去,决定留一手。

    等到把地魔尊主消化到剩下最后一口的时候,就暂停下来。

    只要地魔尊主没有被完全消化掉,那后续的影响就不会出现。

    便是其他魔王,也不会感应到地魔尊主已死。

    同样,余子清也能留着一个掀桌子的手段。

    他现在就是个超级加强般的刺猬,无论外面的人,都抱着什么目的,只要他们还想十阶路开,只要不想着魔王降世,那谁也不敢去摸他一下。

    主要是余子清现在想掀桌子饿死自己,那着实有点难了。

    以他现在的血条和自动回血的速度,怕是十年不吃不喝不睡,也不可能饿死。

    想来想去,还是继续关注一下深渊妖魔的事吧。

    哪怕正常的两军交锋,其实没什么可关注的,至少让别人认为,他一直在关注这件事。

    巫双格不断的在锦岚山和布施镇之间来回穿梭,让所有的人都看到了。

    传讯飞剑也不断的在锦岚山和布施镇之间来回飞。

    深渊裂缝的饿鬼们,已经从深渊之中退了出来,退守到大离这边的深渊裂缝。

    大量的妖魔汇聚,气息与大量饿鬼的气息交融,不断的碰撞,化作一道绵延数十里的狼烟,冲天而起,在高空之中交锋,不断的湮灭。

    只要眼睛不瞎的人,都能看得出来,战况愈发激烈。

    深渊之中,惑心魔凌空而立,那道最大的深渊裂缝周围,数位大魔已经到位,大魔麾下的妖魔大军,也如潮水一般,不断的涌入深渊裂缝之中。

    惑心魔面沉似水,黑的跟锅底似的。

    他没打算按照自在天的计划来,他准备提前一些天,发动全面进攻。

    然而,他的计划,又搁浅了一些天。

    因为黑天魔母跟白天大魔,刚见面就开始干架。

    这俩大魔干架,余波震死的炮灰妖魔,都有十几万了。

    问了一下才知道,之前黑天魔母把白天大魔的一个很有天赋的子嗣,搂在怀里采补了好久,最后玩完了还把那白天妖魔给干掉了。

    这事闹的挺大的,还是其他大魔来调停了,才稍微消停了下来。

    当时压根就没敢让这俩见面。

    如今一见面,就彻底失控,直接开打。

    黑天妖魔子嗣最多,黑天魔母几乎时时刻刻都在产下魔种,所以这炮灰,黑天妖魔是最多的。

    而且奇形怪状的妖魔,大半都是黑天妖魔。

    黑天魔母不在乎子嗣,可白天妖魔在乎啊。

    本来数量都少,出个有天赋,有机会成就九阶大魔的更难。

    哪怕战力强,数量少就是硬伤。

    黑天妖魔,包括黑天魔母的战力,其实在同阶都算弱的。

    但架不住黑天魔母能生,炮灰比其他四天妖魔加起来还要多的多。

    而且强大的妖魔,也比其他种族多。

    这地位自然也不一样。

    惑心魔处理这些狗屁倒灶的事情,气的一天都要打死几个妖魔泻火。

    他还不能不管,万一黑天魔母被白天大魔给打死了,那所谓的全面进攻,直接算了吧。

    接下来必定是妖魔之间全面开战。

    又是威逼又是利诱,又是好言相劝。

    一边劝白天大魔,别跟那只知道生魔种的疯狗一般见识。

    一边还要劝黑天魔母,大事为重,别去招惹白天大魔那个疯狗,等到攻出深渊裂缝,想要什么强者都有。

    折腾了好些天,基本上也到了约定的日子了。

    如今看着源源不断涌入深渊裂缝的妖魔,惑心魔忍不住叹气。

    大魔王不在,现在下面这些魔,怎么都成这鬼样子了。

    他实力若是还在,早就忍不住把白天大魔和黑天魔母一起打死了。

    “诸位,饿鬼已经被打退,只要冲出去,给你们七天时间,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七天之后,必须听我指挥,莫要误了大事。

    若是此次失败,不但好处别想了。

    他日魔王驾临,你们,包括我,我们统统都得死。”

    七尊体型庞大,形态各异的大魔,齐齐点头。

    黑天魔母巨大的腹部消失不见,整个身形不断变化化作一个四只脚的巨人,驱赶着潮水一样的黑天妖魔,灌入裂缝之中。

    黑天魔母一马当先,率先跃入了裂缝之中,顺带着挤死了几百个妖魔。

    另一边,滚滚而上的妖魔气息与饿鬼气息交织,忽然之间,妖魔的气息,骤然暴涨。

    那滚滚而上的魔气,如同火山喷发,在半空中凝聚,化作一个狰狞的魔头,哈哈狂笑。

    十数里之外,西荒大将,抬头看了一眼,冷笑一声。

    “我说那些妖魔,怎么每一次冲出深渊裂缝,都是在狂笑,跟吃了鸽子屁似的。

    原来是上有所好,下必效之。

    有大魔来了,诸位,谁上?”

    “我来吧。”大鬼舔了舔嘴角,直接飞走。

    他扛着饿鬼幡,饿鬼幡内的饿鬼,一个个全部都挺着大肚皮,一个个全部都是心满意足的样子。

    便是那些一丝自我意识都没有的饿鬼,此刻也是面带微笑,呼呼大睡。

    他们已经忍受饥饿折磨很久很久了,久到自我意识被磨灭,只剩下一个跟着大鬼的本能。

    化作饿鬼,饱餐一顿,积累了不知多少年的执念和折磨,一朝化解。

    此刻便代表着,他们真正开始变成了饿鬼一族。

    那些饿鬼们消化不掉的力量,开始逸散,汇聚成庞大的力量,灌输到大鬼身上,他的气息慢慢攀升。

    他化作饿鬼之相,身形也在不断的变大,用来消化那些用不掉的力量。

    他化作一尊上千丈高的巨大饿鬼,纯粹的力量也在不断攀升。

    大魔尚未出来,大鬼便一把抓住那先凝聚出来的巨大魔头,直接塞进嘴里吞下。

    身上的气息,化作一缕缕似油非油,似气非气的东西,不断的逸散开。

    气息所过之处,妖魔被卷入其中绞杀,而饿鬼却猛的一个激灵,一个个气息都开始攀升。

    深渊裂缝之下,黑天魔母缓缓的飞起,她一挥手,双臂便化作了数十根粗大的触手,加快了速度,冲了上来,直接与等候的大鬼肉搏在一起。

    黑天魔母怪笑不断,舔着舌头看向大鬼,眼睛珠子里都在冒绿光。

    “来,来姐姐这里来,姐姐疼你。”

    娇媚的声音,软糯起酥,声音无声无息的扩散开,霎时之间,便见大鬼同样眼睛里放绿光,冲了上去。

    而交战之中,那些饿鬼看都没多看一眼。

    然而,西荒军之中,与妖魔交锋的大量将士,齐齐一顿,他们的腹中,仿若有一团火开始燃烧,欲念直冲脑门。

    那些奇形怪状的妖魔,在一瞬间,仿若化作了一个个不着寸缕,娇媚动人的美人。

    西荒大将面色微变,瞬间来到战鼓之前,他抢过鼓槌,沉声暴喝。

    “战!”

    一声暴喝,鼓若雷鸣。

    煞气与杀气,瞬间蒸腾而起,将每一个将士生出的欲念强行绞碎,他们的眼中只剩下杀机。

    纵然此刻,眼中看到的还是一个个楚楚可怜的美人,也不影响他们挥动手中的刀锋。

    “小心!”西荒大将大喝提醒大鬼。

    然而大鬼眼中的绿光暴涨,压根没听到那句话。

    黑天魔母咧着嘴大笑,饿鬼,她一直想要一个饿鬼,最好是足够强的饿鬼,如今一出来就先见到了一个。

    而且这个强大的饿鬼,如此不堪一击,只是一个试探,心智便被欲念淹没。

    眼看大鬼迈着步子,大步行来,眼睛里冒着绿光,一副神志不清的样子。

    黑天魔母舔了舔嘴角,伸出双臂,化作数十支粗大的触手,如同要拥抱大鬼一般。

    黑天魔母那消失的巨大腹部,也在此刻再次浮现。

    她却是准备当场就要生出妖魔与饿鬼结合的妖魔。

    她抱着大鬼,娇媚的声音,在大鬼的耳边响起,将大鬼的欲念激发到极致。

    然而,她在此刻,却听到大鬼喃喃自语。

    “好……好香……”

    大鬼的意志已经无法自持,他心中的欲念,被不断的激发到极致。

    然而,这里面出了一点点小问题。

    黑天魔母想要激发的欲念,压根对大鬼没用,所有的力量,超限度激发出来的欲念,只是大鬼本身就有的。

    吃掉一个大魔的欲念。

    在大鬼眼里,眼前是一座如同一座山一样巨大的烧鸡,色香味俱全。

    隐约之间,还看到那烧鸡腹中,还藏着大量的其他的肉、菜、饭。

    他所能想到的,最好吃的东西,此刻就如同一座山一样,摆在他面前。

    黑天魔母笑的开心,紧紧的抱住了大鬼。

    然而下一刻,却见大鬼的嘴巴,骤然裂开,化作一张足有上千丈大的巨口,口中数不清的利齿,正在颤抖着,仿佛已经等不及撕碎美食了。

    黑天魔母面色一变,立刻有二十多根粗大的触手飞来,顶住了这张血盆大口。

    然而,力量被激发到极致,欲念被激发到极致,那些触手只是接触到那些利齿,便直接被绞碎了吞下。

    大鬼的嘴巴骤然合拢,一口就将黑天魔母的头给咬了下来。

    鲜血如同开闸放水,骤然喷涌而出,黑天魔母的身子一抖,仅剩的半个身子,还想负隅顽抗。

    大鬼却跟疯了似的,吃下第一口之后,脖子如同被强行拉长,骨骼碎裂,脑袋跌落下来,咔嚓咔嚓,只用了两三个呼吸,便将黑天魔母整个吞下。

    他的肚皮飞速隆起,心中的欲念,也开始飞速跌落。

    他消化不掉的力量,灌入了饿鬼幡,给里面的饿鬼,再有多余的,便化作力量逸散开,用来加强外面的其他饿鬼。

    就这也消化不掉,就只能全部灌入给饿鬼幡本身,让饿鬼幡去消化那些力量,去晋升。

    大鬼打了个饱隔,摇摇晃晃的退了回来,坐在地上,挺着个大肚皮,眼神也恢复了清明。

    这时,深渊裂缝里,一连几股大魔的气息,也随之浮现,后续的大魔也出来了。

    跟在后面的惑心魔,刚跨过界限,便察觉到黑天魔母的气息,飞速消散。

    他面色一黑,当场就想转身回去。

    他哪里想得到,黑天魔母这种大魔,竟然没等他们出来,就已经先凉了。

    ------题外话------

    开始新的剧情了,正好换新的一卷。

    7017k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wap.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